想念掛麵 想念麵條
大雪又至,願你安康
更新日期:2019-12-08 09:20:12
節逢大雪無飛絮,時到冬眠有酒樽。 大雪節氣如約而至。《三禮義宗》中說到:大雪為節者,行於小雪為大雪。時雪轉甚,故以大雪名節。大雪節氣並不意味著雪量就一定會大,隻是相

節逢大雪無飛絮,時到冬眠有酒樽。

大雪節氣如約而至。《三禮義宗》中說到:“大雪為節者,行於小雪為大雪。時雪轉甚,故以大雪名節。”大雪節氣並不意味著雪量就一定會大,隻是相對於小雪而言降雪幾率更大,氣溫更低,地麵更容易積雪。大雪一過,今年的黃曆本也快該翻篇了,不管是辛勞顛沛,還是輕鬆安穩,人們都將要對這一年揮手告別。

想念,麵條,掛麵,麵

今日之後,我國將進入仲冬時節,“風回共作婆娑舞,天巧能開頃刻花。”作為北方人,對這樣的景致再熟悉不過了。每逢落雪,我在屋簷下總會不自覺地把手伸出去,雪在掌心隻是稍稍逗留,便融化消散,歸於天地間,似乎在跟我說,到雪的世界裏去啊。於是走出門去,初時,紛紛而下的小雪就如寒冬裏的精靈,不知哪一片會落在行人的眉梢,偷吻了他的嘴角,若是用手撣掉,又覺煞了風情;而後那漫天飛舞的鵝毛大雪,卻似一場熱烈的愛情,頃刻便吞沒了眼前的世界,或許是歲月也有同感吧,節氣中有了一個“大雪”,僅此二字,卻好像能看到一個熱情似火的女子,她大紅裙袍衣袂飄飄,在銀裝素裹的山間起舞,仿若牽動著整個世間的心跳,那一刻才是心動啊。

想念,麵條,掛麵,麵

有一年我在南方工作,剛好大雪前後回家辦事。北方的冬夜風都很大,歸程的火車恰好是晚上,又逢大雪,上下車便跨越大半個中國的我,幾乎是拖著行李箱飛奔地衝出車站。一別兩年未見過雪,踏上故土的那一刻便覺原本的一點近鄉情怯已煙消雲散,敞開胸懷任由北風攜著大雪直往領口裏鑽,人群來去匆匆,地上的腳印剛剛踩下馬上又被白雪掩蓋,埋藏了別人的故事,刻下了自己的回憶,而我下一眼便看到了等候的人群中那張熟悉的麵孔。父親是不擅長表情管理的,他總是在想笑的時候又刻意嚴肅,於是露出了眼帶笑意卻嘴角僵硬的怪異表情,不過這一次是完全笑了,頭頂著大片白雪小跑過來握著行李箱的拉杆,笑著帶我出了車站。

想念,麵條,掛麵,麵

半裏處的馬家燴麵還沒到打烊時間,隻是這個點已經基本沒客人了,剛進店父親就招呼道:“老師兒,整兩中碗。”老馬應一聲便去了後廚,父親托住我肩頭的背包輕輕地取下來放在旁邊的空椅子上,坐下後沉默一陣,遂問我工作如何了、這次回家待多久之類的話,我一一回答,還跟他講了工作生活都挺適應,以及平日裏的趣事,這些才是他想問的,隻是沒有開口。麵很快就端了上來,乳白的湯表層漂浮著點點辣油,寬厚的麵條在碗中間拱出一個尖兒,上頭放著幾大塊牛肉被香菜和蔥花點綴著,賣相很不錯,十幾年的店口味定是不差的。麵吃到一半,老馬笑盈盈地端來兩杯自家的熱黃酒,這要是白天肯定嚐不到,客人多的時候他可是不舍得拿出來。入口甘爽醇厚的黃酒,配上一碗地道的牛肉燴麵,這是冬天特有的享受,不管到了什麽時候都讓人難忘。

如今又到了大雪時節,我聽說老馬的館子早就開了幾家分店,自釀的黃酒亦不再是非賣品,不由地看了看眼前這碗燴麵,同樣的時間,同樣的味道,隻是那個等待著我的人,卻遠在他鄉。

想念,麵條,掛麵,麵

晚來天欲雪,能飲一杯無?共進一餐否?